畅阅看书 > 玄幻小说 > 都市绝品真仙 > 149 众人想念四阿哥
    十四阿哥试图掰开康熙的手,挣扎道,“痛,汗阿玛,我坦白,我交代,我,我说实话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康熙注意到他胸前鼓出一块,拿出来一看,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?十四阿哥大惊失色,上去就抢,“给我!“

    康熙冷声道,“站好!”

    来自灵魂深处的畏惧让小十四反射性僵住,看着康熙打开荷包,拿出卷成卷的银票,可怜巴巴的对上康熙询问的视线,“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小十四闭紧嘴巴,不摇头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余光瞥到耷拉着脑袋的小十三,康熙问,“谁给他的?”

    胤祥依旧低着头,“儿子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康熙见他这样眉头一皱,伸手拉过他,果然如此,小十三怀里也有个大荷包……俩孩子,一个九岁,一个七岁,每个人身上揣着五六万两银票,“四福晋给你们的?”

    两个同时摇头,“不是,我们没去四哥家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康熙摆摆手,“回屋里,好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哥俩手拉手相互搀扶着,跟在康熙身后,磨磨蹭蹭进到大殿。康熙坐着,两小孩跪着,老老实实交代银子的来源。

    康熙两日前接到大阿哥的来信,大福晋生个小格格,太子妃再过半个月就生了,“所以你们还有一笔赌资可拿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!”小十三忙说,“二嫂还没生,谁都不知道是阿哥是格格。”

    康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是吗?凭老四送的五福玉雕,你们就敢把这几年存下的零用钱押下去?”

    俩小孩不自在的挪挪膝盖,“反正,反正我们就信四哥!”

    “还敢胡说八道!”康熙一拍案几,“说实话,是不是要御医给太子妃、大福晋把脉,你们得知性别后去外面开庄?”

    胤祥肯定道,“不是!没找过御医。”

    康熙并不知道他四儿子如今又多个“送子观音”的头衔,两个儿子小小年纪就敢投机,“那就好好跪着,什么时候承认什么时候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承认什么?我们说的就是实话。”小十四哼唧道,“顾问行,你跟汗阿玛说!”

    顾问行身体一僵,平时相互开玩笑说四阿哥是送子观音也就算了,跟皇上说他儿子铁口直断,万一下次皇上让四阿哥猜后宫嫔妃生男生女,四阿哥说错了届时受罪的又是他,“回皇上,四阿哥乃龙子凤孙,生来便敏慧异常,上苍偶尔照顾一下他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康熙乐了,“照你这样说,朕身为天子,也能断男女?”

    顾问行一窒,“......皇上您操心天下大事,老天爷一定也知道皇上眼中只有国之大事,也许,大概不会注意到你能不能断男女这么小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小事?”康熙晃一下手中的银票。

    顾问行心塞到不行,又不是奴才让小阿哥出去赌钱,您找不到教会两位阿哥赌钱的四阿哥,跟奴才过不去有意思么,“启禀皇上,比起山西地震,这是小事!”

    谁知康熙听到这话居然没生气,反而接着说,“讲到山西地震,胤禛又来信管户部要银钱帮助受灾百姓重建家园,小十三,你们四哥在灾区劳心劳力,你们是不是也该支持他?”

    小十三一听他的话头就知道汗阿玛什么意思,难怪四哥派人下西洋非要瞒着他。不雅的翻个白眼,“这些银票给汗阿玛也不是不行,但是给你了我们连一分钱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太子妃生了你们不就有钱了?”康熙拿儿子的钱毫不手软不说,也不觉得害臊。

    小十四一个劲懊恼,早知道银票就让奴才拿着了,他和十三哥两人真是白活一辈子,又不是第一次见这么多钱,就拿能高兴的非要自个揣着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进了虎口,下一笔一定得保住,“二嫂若是生个格格呢?汗阿玛,孩子没生出来一切皆有可能,咱先讲好,这些钱给你,但是二嫂生个阿哥,下笔钱是我们的,如果是格格,你得替我们赔钱。”

    康熙那双正数银票的手一顿,“输了赔多少?”

    “双倍!”小十四道,“如果你不同意,儿子和十三哥的膝盖跪断也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结合大阿哥一个闺女一个儿子又一个闺女的规律,太子妃这胎极有可能是格格,然而十来万两银票让他还回去,康熙又不太乐意,两个屁大点的孩子身上留这么多钱干么。

    于是,皇帝大人叫顾问行去找太医院院使,让他去给太子妃把脉。

    孩子再过二十天左右就生了,医术精湛的御医通过把脉很容易辨出男女,院使面见康熙却说,“启禀皇上,微臣辩不出是男是女。”

    康熙挑眉,“辨不出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御医躬身道,”大福晋当年怀大格格之时曾找过微臣,微臣根据脉搏断出是阿哥,结果大福晋生下格格。”

    所以呢?康熙看着手中的银票,要么还给儿子,要么承诺替下局替他们垫付赔款,而且还是还双倍,怎么算风险都很大。康熙干脆抽走一半,承诺届时替他们垫付一倍。

    可是小十四不满意,“如果儿子赢了,汗阿玛是不是也要收走一半?”

    康熙老脸一红,不愿意担风险还想着儿子的钱,“......不要!”

    “谢汗阿玛。”小十四拉着十三从地上起来,经过御医时冲他眨眨眼,御医心惊肉跳,慌忙低下头。

    小十三走出去就问,“你认识那个御医?”

    “见过,不熟悉。”小十四道,“上次去毓庆宫找弘旭玩,碰巧他给二嫂把脉,确定是个阿哥。那时候咱们在外面开局没多久,我怕他说漏嘴就威胁他除了太子不准对任何人讲二嫂怀的是阿哥。”

    小十三大乐,“有你的啊!”举起手里的银票,“要不然这些全都变成汗阿玛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汗阿玛就知道管咱们要钱,真没见过这样的皇帝。”小十四冲乾清宫的方向翻个白眼,“走,给太子送去。”

    小十三应一声好,哥俩拽着太子进书房,银票往他书桌上一放,“四哥在灾区急用钱,二哥派人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孤早两天已派人送去一批物资。”太子顿了顿,“不是走户部,孤自己的钱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弟弟听说了。”小十三道,“四哥前去救灾时,你和五哥他们又出钱又帮忙购买物资,我们什么都没出,这些就当我们和八哥、九哥、十哥、十一哥和十二哥几人的。四哥说这次地震比十八年的京城大地震严重,好多人无家可归,如果朝廷不帮他们盖房子,他们就得流浪街头。八哥还说大灾过后必有大疫,三哥来信说那边一直在下雨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孤收下,行了吧。”太子好笑,“你们才多大点,好好学习,这些事有我们呢,用不着你操心。”太子伸手捏一下小十四的嫩脸,待会儿孤就去詹事府,让人把这些银票换成粮食和药品,连夜送到山西?”

    “快下雪了,还要棉被。”小十三提醒。

    太子扶额,“孤二十岁,不是两岁,你们不信孤?”

    不是不信,前世的太子也后期那么不靠谱,面对太子时总觉得他随时都有可能抽风。然而太子赶人,哥俩不得不退出去。却不知太子转身把银票束之高阁,出去找到遗音,让她在挪出六万两,然后交给詹事府的人去买物资。

    多年以后,小十三和小十四两个出宫建府,胤禛打算给他们两个一笔钱,太子拦下了,把这次收到的银票原封不动还给哥俩,哥俩当天晚上都没睡着,一个劲叹气,太子真的很好,很好!

    胤禛前往山西一去就是一个月,四阿哥府上还有四福晋和弘昱两个主子,一大一小却觉得家里空了一半。

    胤禛刚走那两天,他们还没感觉,三天以后,四福晋干什么都提不起劲,弘昱涂鸦、写字也变得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随着一场早雪降临京城,四福晋和弘昱两个围着火炉,看着锅子里沸腾的鹿、羊肉,提不起筷子,“也不知道四阿哥有没有瘦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什么时候回来?”弘昱没胃口,“我好想四叔。”

    尼楚赫心想,你想我也想,四阿哥在家时没感觉,四阿哥一走,上个月葵水来了都没有人提醒他抱着汤婆子捂肚子。

    至于木莲、木槿,她们只会问,“主子,你的肚子疼么?”

    尼楚赫回一句,“不甚疼。”两人就不管他了。

    哪像四阿哥,忙前忙后,不疼也得抱着汤婆子卧床休养,直到葵水去了。现在呢,尼楚赫看着放在罗汉床上的账册,四阿哥如果在家,这些东西哪用得找他看,至于人情来往,给礼添妆,更不用他操心。

    好想四阿哥,尼楚赫第一次觉得自己不男人,而且承认,他就不男人了! 166阅读网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