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二十六章 果冻的初恋
    有人说,爱情是一杯酒。看着清澈,问着清香。浅尝一口,香而醇,回味无穷。可是越喝的多,越沉醉。醒来后,有意犹未尽的,有痛不欲生的。只有真正醉过酒的人,才会真正明白爱情的含义。每一个醉酒醒来的人,昨天的一切,恍如隔世。而每一个爱过的人,爱过后,也才会真正获得新生。

    而我和阿b阿飞的初恋,我们爱过,怕过,后悔过,怀念过,憧憬过,伤害过,于是我们才真正学会了保护自己。我也记不清那是什么时候,阿b喝的醉汹汹的和我说。阿龙,你知道城头打铁的杨师傅吗。

    我说,知道。

    阿b说,我经常看杨师傅打铁,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看吗。不,我是喜欢听,喜欢听那红红的铁,被打成各种各样的模型,然后滋的一下,放在凉水中。你说铁多可怜,千锤百炼成了才,正是火热的时候,却是当头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我说,正是那盆冷水,才让铁柔软的身子变得坚硬。进水的那一刹那,铁可能疼过,冷过。可是出来后,它就会明白,其实那盆冷水赐给它更多的是,一生的坚强。

    一生的坚强,一生的坚强,阿b看着远方的天,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李老师的事情,以我们最后的胜利而告终。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其实,并未有赢家。若说真有收获,那就是我们三人或者还有好多人,不用离开这所学校。因为离开这里,对我们来说,意味着另一种人生。

    李老师离开的那天,新上任的班主任张老师叫了几名同学,去收拾李老师的办公室。收拾的过程中,在李老师办公室的抽屉里,发现了好多班里同学的信件。在场的李老师解释道,这是杜绝学生们早恋。然后叹口气,让在场帮忙的果冻把这些迟到的信件,发放给班里的同学。

    果冻和陶文雅抱着厚厚的一摞信件回到了班里,班里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。同学们拿到信件,有高兴的,有咒骂的,有痛恨的,有流泪的。百味人生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果冻手里拿着两封他初中女同桌写给他的信,迫不及待的拆开了看。高兴的打开,看完后,神色越来越暗淡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,我问。

    果冻默默的看了看我。把手里的信件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打开第一封信,入眼是一封粉色的信纸。上面的文字,工工整整,一看就是一个清秀干净的女孩。我虽然未见过果冻这位同桌,但我想,能写出这一手字的女孩,应该是一个安静文雅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胖,你上次给我写的信我收到了。我问你的那个问题,你还一直没有回答我。我可警告你,你要是再不回答我。我可就真不理你了。…………上次你在信里说,你交了好多新朋友,新朋友们都特别好玩儿,你还说下次写信要告诉我一个你们的大计划,可是我等了好久,也未等到。你可不能耍赖一定要告诉我哦。…………初中毕业的时候,我们约定,以后一定要相互联系,最长不能超过一个月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那个问题呢,也许是我自做多情吧。我也有一件事情告诉你,这段时间我们班里有个同学一直在追我哦。他人很好,会给我买早点,会帮我打扫卫生,还会接送我上下学。我想,你那边肯定有你的新朋友,我也要有自己的新朋友了。祝你幸福…………

    我断断续续的把这两封信大体看了一下,我疑惑的问果冻,她问你的到底是什么问题啊?

    果冻沉默许久,低声的说道:“上一次,她给我写信问我,愿不愿意考大学时和她考一所学校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答的?”,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信里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……”,果冻的眼睛刹那便红了。

    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,“那你已经正面回答她了,她应该明白你的心意。估计等不上你,所以找别人了。你也不要难过了”。

    “阿龙,她不明白,因为,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收到我的信,我也没有收到她的信。这天杀的李老师,不知道怎么回事,扣了我寄出去的信,我,我恨不得杀了他……”,果冻又从衣服口袋里,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啊?这……

    饶是我百般假设,也未想到这李老师竟然无德到,去扣别人寄出去信的地步,此人真是无耻到了极点。就算是为了杜绝学生早恋,但是其使用的方法,却是低劣之极。

    果冻情绪稳定了下,和我说,我好像看见有你的信,你也去陶文雅那儿找找吧,不要有什么事情耽误了。

    我一听,心中大吃一惊,有我的信,不会是亚男写给我的吧。我赶紧向陶文雅跑去。

    “文雅,果冻说有我的信,你看到没有啊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信?没有啊,是不是果冻看错了,这里倒是有一封王龙腾的信,不是高龙腾哦,你要不看看”,陶文雅俏皮的拿起一封信向我眨眼道。

    我接过来一看,的确是王龙腾的。我们班叫龙腾的一共两人。而另一名,就是这位叫王龙腾的仁兄了。看陶文雅分发信件正忙,我谢过她之后,便向果冻走去。

    “果冻,你看错了吧,不是我的信,是王龙腾的信”。

    “咦,难道真是我看错了?”,看着我手里的信件,果冻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挺遗憾的,李亚男一走这么久,从未有过一封书信。以前我就怀疑过,怕她写给我的信件让李老师截住,但是以李亚男的聪明,她肯定会给班里的同学写,然后转给我。可是,我却从未接到过李亚男任何信件,也许正如我心里想的那样,她,早忘了我了吧。也对,我们才开始多长时间,那段感情还未开始,便已经结束。就算她忘了,也是正常的,是我太当真了吧。

    一天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,今天是星期五,明天又能休息睡懒觉了。星期五是没有晚自习的,星期五的晚自习是挪到星期日晚上上的。所以这天我们放学了就能回去了,放学铃声一响。班里的同学便像箭一样的冲出了教室,我刚出门,正好看见陶文雅收拾东西往出走。陶文雅看见我,显得很是开心。笑着问我:“明天干什么去?”。

    我撇撇嘴,回答道:“还能干什么,累了一个星期了,明天就好好睡个懒觉吧,你呢?”。

    陶文雅笑笑说道:“你还睡觉啊,你们宿舍就你最懒,人家别人睡懒觉,最晚9点就起来了,你睡懒觉,能睡到12点。好不容易休息两天,你就浪费了四分之一,多可惜啊。要不明天我们叫上几个朋友,一起去小树林打扑克去吧?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咱两想到一块去了,这叫什么心,什么小灵通来?”,我逗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灵通啊,那叫心有灵犀一点通”,陶文雅说完后鄙视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看我不坏好意的笑,像是想起了什么,刹那间红了脸,低声笑骂道:“你这个坏人,就你坏主意多”。

    逗完陶文雅,心情无比的好,我说道:“那明天小树林咱们不见不散啊”。

    “嗯”,陶文雅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今天星期五了,我也没事。不如我送你回家吧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还是不要了吧,让人看见不好”陶文雅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在乎的吗,再说我以前也送过你好几次,也没人看见”,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不行就不行了,你快干别的事吧,我先走了”,陶文雅回答完我的话后,便急匆匆的跑开了去。

    看着陶文雅离去的背影,我总感觉哪里不对,可就是说不上来,管他的呢,不去想了。我得去找阿飞和阿b去,这两个小子,早就说好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出去打台球一较高下。这两兔崽子,明知道我的球艺不高,还挑衅我,摆明了是要我请客的啊。可是我也不是省油的灯。这段时间,我也是苦练绝技,今天这场较量,鹿死谁手,犹未可知。

    我快步向校外走去,学校门口的台球厅还未进去,外面已经站满了人。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站着,每人嘴里叼着一只劣质香烟,头发用不知什么胶状物粘成一片一片的,抖着双腿,对着来往的女生,吹着口哨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这群太保们,我摇摇头,心里骂了一声zb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是龙哥吗,什么风把您刮到这儿了”,一个戴着耳钉的学生看着我吹嘘道。

    这个小混混我倒是认识的,阿b一天就招惹一些这种人。我未回话,点点头在众人的注视下,走了进去。高一刚来的时候,我和阿飞阿b还经常收拾一下不听话的小混混,后来我也讨厌了这种争斗的日子,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手打过架了。而阿b却是没有停手,领着他的一群所谓的小弟,在学校里已经是霸主之一。我们那个年纪,正是六道那本小说《**》盛行的时候,那个时候,男生基本上是人手一书。正是有了六道,所以才养活了多少盗版书商,给了多少学生一个劫富济贫的虚幻世界,当然了,也正是因为有了六道,年轻的我们,也没少被老师收拾。书中的谢文东,是年少的我们崇拜的偶像,那个时候的谢文东还是比较靠谱的,只是学生而已,还不能打飞机,不能进中南海,也是不能修炼,离不开地球的。而阿b则是崇拜谢文东到了极点,他胳膊上纹着谢文东的名字缩写,而他在学校里成立的帮派,则是命名为武西会。寓意崇尚武力,西为终点。西意为西天,意思就是不怕死的意思。当时阿b起这名字我就觉得俗的不行,可是阿b非要为他这什么会弄个寓意。我说,人家都是有了寓意起名字,你是直接把人家文东会弄了个反义词武西会出来,还要生搬硬套弄个寓意出来,谁能给你想出来。

    阿b还振振有词,我要是能想的出来还叫你们干嘛。

    我劝过阿b,不要再打架了,我说你没有人家谢文东的命,你还得了他的病。就你这智商,还不如李爽(坏蛋小说里,谢文东的小弟)。弄不好,你没飞黄腾达,自己先挂了。

    而阿b说,阿龙,我知道我考大学无望,就我这学习,我的家境,高中便是我在学校的终点。与其庸庸碌碌过完这三年,不如我痛痛快快的活他三年,这样我也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我知道,阿b认准的事情,我是劝不了的,我只能叹息一声,为我的兄弟祝福。在心底默默的说道,兄弟,不论你走那条路,我都支持你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甩掉脑子里这些凌乱的想法,打开了台球厅的门,一进门,入眼是密密麻麻的人头,我挤进去一看,好多人围着一张台球桌,打球的正是阿b,此时他满头大汗正在打球,而他的对手,却是一名光头学生。周围围观的学生,却是分作两派,在旁边摇旗呐喊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,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