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不论你做什么,我都会原谅你

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不论你做什么,我都会原谅你

    我们的计划紧锣密鼓的进行着,班里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。我和陶文雅、果冻三人,开始动员班里的班干部,而班干部们又开始动员身边的同学们。在实际操作中,计划的实行,总是要比预计的要难很多。人就是这样,明知道不对,有压迫,也没有几个人有胆量去反抗。好在班主任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刻推波助澜,每到有犹豫的同学不加入行动时,班主任的铁血政策,就会帮我们一把。有时,班主任因为一点小事,打了某个同学。有时,因为班里卫生不合格罚了一名同学一个星期的伙食费,总之,整个计划正在向对我们有利的一面进行。

    不出半个月,a计划中,所具备的条件,都已齐全。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而a计划的东风,就是需要班主任给我们一个动手的理由。而b计划中,所需要的资料,也已准备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放学,铃声刚响起,我便看到阿飞和阿b在我们班门口等着我。我心里嘀咕,这两货,这是什么速度啊,他们班离我班还是有点距离的,是骑着扫帚过来的还是坐着马桶过来的?我放好,快速走出班门。远远就听到阿b兴奋的声音,:“老大,好消息啊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这么高兴?”我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猜”,阿b激动的道。

    “少给我打哑谜,这几天能让我们高兴的,不就是扳倒我们班主任的事吗,还会有别的吗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阿飞和阿b两人哈哈大笑,阿b像看怪物一样看我,“老大,你不要一天就想你那起义的事情好不好,关注关注我们的个人幸福好吗,我说的高兴的事是,高静和我和好啦,哈哈哈哈”。

    看着阿b得意忘形的样子,换我懵了,:“那个,那个不是中午你过来说已经和好了吗?”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阿b的笑戛然而止,呐呐的说:“那是上午的事了,下午又冷战,然后又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”,我和阿飞笑的已经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b,你小子,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啊,你这现在还是恋爱,那你以后要是结婚了,是不是每天都要跪搓板呀?”阿飞笑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懂啥,我那叫爱。唉,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冷血无情的人说爱情,真是大煞风景啊”,阿b装做一副爱情我懂的样子,看的我们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大家闹了一番,笑罢,阿飞正色说道:“老大,其实我们来找你,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已经把你们班主任带的那些班级对他有意见的同学,都联系好了,b计划的实施,就等你一句话了。另外,这几天阿b经过多方打探,也发现了许多李老师恶劣的事情,而且阿b还拍了照。”阿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几天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,连续跟踪了李老师几天,他经常出没于咱们学校后面的小平房赌场,而且,他下班后不怎么回家,在咱们学校后面的那个小区里,经常接触一名很漂亮的女人,我敢确定,那绝对不是他老婆,还有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够了阿b,我说过,咱们只是不想让他误人子弟,祸害班里的同学。并不想断他前程,毁他家庭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老大,你有没有想过,你把他从班主任的位置上撵下去,这本身就是断他前途。而且李老师在学校里那也是一手遮天的人物,绝非善茬,这场博弈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。要是我们不准备充分,我们恐怕要输的一败涂地。而老大你,更是首当其冲,若失败,你就要离开这所学校。”阿b激动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老大,我觉得阿b说的也有道理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这次我们绝对不能大意。”阿飞附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俩说的这些,我都知道。可是一想到我们还是学生,却要做这些事情,我心里总觉得自己太坏。但是现在,我已经骑虎难下,说出去的话,总要去兑现的。但是我又不想看到我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幕,我只能寄托于李老师不要太不知进退,让我出这下下之策。

    远方,校园的一角,情侣成双成对的坐着。我突然有一种想法,假如这个世上真有时光机的话,我真想看看十年后的他们,还记得彼此吗,还记得为了对方的一句话而苦恼一天,心烦一天吗?十年后的我是什么样子,我的身边会是谁,我的兄弟在哪里?

    “老大,老大,想什么呢,这么出神?”,阿b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在想,十年后,我们兄弟还能在一起吗?”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能了,我们兄弟今生都要在一起”,阿飞拍着我和阿b的肩膀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的兄弟,我感觉一股豪情油然而生,对呀,只要有兄弟在,我还有什么干不成的呢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去外面草草吃了饭,因为学习的缘故,便匆匆的往各自的班里走去。刚告别阿飞和阿b两人,就看见陶文雅正提着好几个水杯往水房走去。陶文雅远远的看着我便喊了起来,:“高龙腾,你看啥看,快过来帮我提几个水杯,我胳膊都快断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陶文雅一跳一跳的马尾辫,我心里的不快一扫而光。“你说你,一个人提这么多干嘛,你少提几个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少提几个,不还的下来一趟呢吗?”陶文雅的个子刚到我鼻尖,所以在离我距离近的情况下,她一定要仰起头来说。她嘟着嘴,怔怔的看着我。看着她离我这么近的脸,我竟没来由的一阵心慌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就不会让别的同学帮你提吗?”,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谁提呢?星期一王勇给我打的水,星期二果冻给我打的水,星期三刘海涛给我打的水,上个星期整个星期都是别人给我打的水。我总不能老让别人给我打水,我不给别人打吧,那多不好呢,所以,这次我一次性都给他们打了,把人情一下子都还了。”陶文雅在我面前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这是想一口气吃个胖子啊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愿意啊,每天我一到班里,我的水杯就不见了,连续好几个星期。我以为咱们班里有田螺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不对呀,怎么给你打水的人,都是男生啊没有一个女生。这那是田螺姑娘,这分明就是一群大灰狼啊,这些家伙居心**,别有目的”,我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居心**呢,人家那是照顾我一个小姑娘可怜,不像你,你看看,那么多人给我打水,就你不给我打。你的水还是每天我给你打的”,陶文雅一副可怜样子。

    “哦,我就说,谁和我有仇呢,每天给我打的水一股怪味,害的我每天倒了还得重新打水,原来是你啊?”

    “哼,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夏天出汗多,水里稍微加点盐对身体好。你,你却,全倒了,以后再也不给你打了”,陶文雅气的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慢点,我错了还不行吗”,我一着急,就去拉陶文雅,却忘了手上拿着好多水杯,叮叮咣咣的一下子掉了一地。还好,这些水杯都是塑料的,不然可够我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一个一个的捡,突然想到,不对呀,陶文雅这是明显的关心我啊,想到这里,我一下子高兴了,快速捡起水杯向陶文雅追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见陶文雅在水房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“你站着干嘛,怎么不打水?”,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水杯都你拿着呢,我去哪打?陶文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我拿着了,你欠那些男生的人情,我都给你还回去”,我笑道。

    陶文雅看着我,甜甜的笑着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要觉得过意不去,一会儿回去再给我水里加点盐,我今天一定不倒”。

    “高龙腾,高龙腾”,我正在接水,陶文雅在我身后叫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一会儿和你说啊,我好不容易排上队”,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高龙腾,你在吃醋对不对?”陶文雅高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”,和陶文雅说话,一不留神,滚烫的热水一下浇我手上了。

    我快速的走到凉水处,往手上浇着水。陶文雅一看我烫着了,马上跑过来,拿起我的手,问我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小心而已。”我看着红肿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不好,非要和你说话,让你分心。”陶文雅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,只烫了一点,我现在都感觉不到疼。”,我强忍着手上的疼痛安慰陶文雅。

    “阿龙,我想问你一件事,你要如实回答我”,陶文雅认真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突然有点害怕,我怕陶文雅问我爱她吗,喜欢她吗,我爱,我喜欢。可是我现在不能对她说。李亚男还没有回来,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。这就是我恨自己的地方,不专一。向人表白,固然需要勇气,但是拒绝一个人,更需要勇气。尤其是拒绝一个你不想拒绝的人,更为矛盾的是,你喜欢她,你爱她。我忽然感觉自己像在刮着一张彩票,期望中奖,却又不知道中奖后该如何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对陶文雅点点头,听她宣判我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陶文雅看着我,轻轻的说道:“假如有一天,你发现我骗了你,你会原谅我吗?”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陶文雅问我这个问题,听到后我松了一口气,同时,更强烈的是失望。陶文雅的问题,她以前就问过我,我想不明白,她能骗我什么,我有什么值得她骗。在上一次陶文雅问我时,我幻想过她骗我的内容,比如她家庭很复杂,她还有一个妹妹,她有病了,她不喜欢我等等,甚至我还幻想过,她会想小说里那样,告诉我她是外星人,或者是穿越来的,更离谱一点,就是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。这也说的过去,要不,陶文雅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好看?但是这些,我都是能接受的,我连陶文雅是外星人都能接受,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于是,我看着陶文雅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不论你骗我什么,我都会原谅你,因为你是一个善良,聪明的女孩,你如果要骗我,那也是为了我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是为了你,我是为了我自己,不过,我还是要谢谢你”,陶文雅红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陶文雅的样子,我的好奇心更厉害了,我真想知道,陶文雅到底骗了我什么,难道真的是我幻想的那样子?

    我知道,陶文雅不说,我问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就是为了你自己,我也会原谅你的,不论你做什么。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啊,可不能反悔,我们拉钩”,陶文雅伸出她的小手指,轻轻的勾上了我的小手指,然后用她的拇指,盖在了我的拇指上。

    然后,甜甜的笑着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突然想起来李亚男,想起了李亚男和我拉钩,和我说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亚男,我们说好的不离不弃呢?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