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二十章 低劣的班主任
    半个月后,我的伤基本好的差不多了。这段时间,因为腿的缘故,也没有好好运动过,实在是憋得难受。阿飞和阿b得知我好的差不多,特意选了一个周五,要替我好好庆祝庆祝,说我大难不死,一定会考个好大学。

    其实生活就是这样,平淡,平凡,就是连一个和同学打架,斗嘴,都能惊动家里所有人的平凡日子。而不是小说里,电视电影里那样,打架杀人成了家常便饭。不过,正因为这世上,有太多平凡的人,所以,才想要见识更多不平凡的事。于是,刺激与冒险才成了人们所追求的。

    阿b是一个不着边际大大咧咧的人,而阿飞初中时和我们差不多,但是上了高中以后,一下就变了。现在他成了他们班的一学霸,着实令人吃惊。阿b一般情况下藏不住秘密,他要是有点事情,不用你问,他自己就会说出来。当然了,要他保守秘密那也是一个问题。而阿飞则不同,阿飞是一个心思比较重的人,有很多事情,他可以憋好多年才告诉你原因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事,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。是那种,过命的交情。而我,在前面我已经提过,是介于两人之间。阿飞给我的评价是,满嘴跑火车,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。其实,很多时候,我只是想用谎言掩饰自己的自卑而已。

    这几天,是我们三人命犯煞星的时候。阿b这几天正和高静冷战当中,而阿飞更是奇怪,整天心思重重,只要有时间,就学习学习,受他的影响,我的成绩这段时间,竟也有了质的飞跃。我想,照这个进程下去,下次考试,进前十可能困难点,前十五应该没问题。只不过,这段时间。我还是陷在陶文雅和李亚男的纠葛中不能自拔,让我苦恼不已。

    今天阿飞和阿b我们三人,不,是五个人。除了我们三人以为,还有两人,一个是陶文雅,还有一个是我的好朋友果冻也一起过来了。果冻和我们三人一直都是最好的,至于陶文雅的到来,完全出乎我意料。因为这家饭馆是陶文雅叔叔家开的,这个消息,是我三分钟前知道的。

    三分钟前我们来到这家饭馆,我们几人刚坐定。阿b就大大咧咧的大喊,老板,给我们上点茶。然后后面估计老板忙,店里的服务员喊了几声来了来了,就没有下文了。过了一会儿,果冻也喊了几声,同样没有下文。最后,阿b怒了,正要去理论,结果,让我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只见到门口一位美女,端着一盘茶具,款款而来。这,这不是陶文雅吗,怎么成了茶具西施了?

    我们几人各自看着对方,各种猜测都有。我心里想,不是说陶文雅家里挺有钱吗,难道她们家破产了,她出来打工了?而阿b和果冻,估计这会儿心里是叫苦不已,因为他两那会儿叫上茶叫的最亮,而且后来态度有点不好。陶文雅也是看着我们,先是一脸惊讶,然后马上就一脸黑线。她快步走过来把东西放下,然后伸出手来,抓住阿b和果冻的耳朵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谁过来砸场子的,原来是你们两个人,看我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”陶文雅轻揪着两人的耳朵,笑骂道。

    “女神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啊,要是知道,我打死也不敢放肆的”,阿b着急解释。

    果冻更甚,大声叫道,“女生揪我耳朵了,哇,好幸福啊”。

    果冻的表情,是痛并幸福着,我们大骂他皮贱,然后笑成一团。陶文雅看着果冻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慌忙收了手,然后把拉果冻耳朵那两根手指用餐巾纸擦了擦,然后又从衣服上面蹭了蹭,最后还不放心,还把那两根手指用力甩了甩,看着我们笑道:“咦,脏死了”。

    然后果冻脸上幸福的笑容便僵住了,果冻嘟囔着说:“我洗脸时有洗耳朵的好不好”。看着果冻一脸的郁闷,我们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笑罢,阿飞问陶文雅:“你怎么在这里,难道这是你们家的饭店?”。

    陶文雅笑道:“不是我们家的,是我二叔家的。有时我不忙了,就过来帮帮忙,谁知道今天人多,本来就忙不过来了,你们几个兔崽子还一个劲儿的叫,我在外面诅咒你们好久了,早知道是你们,我就不理你们了。哼,不行,今天要惩罚你们”。陶文雅双手叉腰,站在门口,俏生生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美女,要惩罚就先惩罚我,我乐意被惩罚啊”阿b这小子,就是嘴贱,一听说美女要惩罚,竟然赶着就上了。

    我们大骂阿b没义气,阿b反驳“我这叫知错就改,我们刚才的确不对,所以我乐于接受惩罚,陶大美女你惩罚我吧”。

    上次我医院的事情,阿飞和阿b早已和陶文雅娴熟,开玩笑自然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阿飞笑骂阿b,你这个厚脸皮,刚才叫的声音最大的人好像是你吧?

    阿b不由的脸上一红,嘟囔半天说道:“我那还不是为了大家吗,现在又来怪我”。

    我们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陶文雅看着脸厚的阿b,微笑道:“你真的愿意接受惩罚,不论惩罚什么都接受,不反抗?”

    阿b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陶文雅笑道:“看在你这么虔诚的份上,我就成全你吧。这样,你来替我给客人倒茶,我坐会儿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惩罚,我们都笑的趴在了地上,阿b脸上则是满脑子黑线。

    “还说愿意接受惩罚,这么点小事就吓到了,算了,也不为难你了”,陶文雅开始挤兑阿b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愿意,男子汉说到做到”,阿b一着急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坚持,那你过来”,陶文雅把阿b领到老板面前说道,二叔,刚才就是这个小子叫的声音最大,我现在把他拉过来打杂工来惩罚他,你快点给他找点活。

    老板一看,赶紧说:“使不得使不得,哪能让客人干活呢,文雅,你也太不懂事了,就是同学也不能这样啊”。

    陶文雅还没说话,阿b就开始说了,“不行老板,我说了接受惩罚,就一定要接受惩罚,不然我兄弟们都看不起我了”。

    老板,又说:“使不得,不行”。

    阿b一看说不通,二话不说,从旁边拿起水杯和茶壶就开始给人倒水。吃饭的,有好多都是我们认识的同学,阿b这小子平时在学校里是比较横的那种,现在人一看,他来倒水,有好多让他打过的人,赶忙帮着他倒水了。

    闹得差不多了,我们把阿b和陶文雅一起邀请了过来。刚才那么一闹,陶文雅特别兴奋,脸上红扑扑的。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闪烁。

    阿b倒水倒得还比较开心,和我说:“老大,这些小兔崽我给他们倒水,一会儿一准来咱们这儿敬酒,你给他们出个节目,大家也乐一乐”。

    “今天大家难得出来一趟,不要整那些没用的。今天就我们五个,要是一会儿多一个人出来,我就把今天的事告诉高静,后果你懂得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今天就我们几个聚聚,不要外人”阿飞也劝阿b。

    阿b听后,无奈的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等饭上的差不多了,阿b问陶文雅,“我听说你们家是开饭店的,怎么你二叔家也开的呢?”。

    陶文雅正细细的撕着一片菜叶子,片刻后说道:“以前这家店是我们家开的,因为我爸爸要去外地工作,我妈妈一个人又忙不过来,所以就转给我二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们,不然我们每天来这儿捧场。你还能给我们优惠,大家双赢,多好。”阿b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就你我还不欢迎呢。不过,除了阿b,你们可以常来的。虽然我叔叔现在经营饭店,但我叔叔特别疼我,看在我的面子上,给你们打个八折是没有问题的”,陶文雅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啊,以后我们有同学聚会什么的,就过来。不过,平时吧,还是少来的为好,你们这是大饭店,我们总不能为了一个八折,跟你叔叔说,给我来碗拉面吧”,阿b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你废话,快吃饭。对了,陶文雅,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出来跑步了”,阿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,我们班现在是人心惶惶,具体情况你问高龙腾吧”,陶文雅笑道。

    阿飞和阿b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看向果冻,“果冻,还是你说吧”。

    果冻也是苦笑:“其实,现在我们班,不只是陶文雅一个人不跑步了,大家都不跑步了。我们班主任在班里实行铁血政策。咱们现在早自习是7点开始,我们班是6点30。而且,绝对不能迟到,迟到一次罚5元,第二次10元,以此类推,同时还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进行检讨。所以,我们早晨很早就起来了,哪有时间跑步”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比较轻的,在宿舍里面如果卫生和纪律让学生会检查到,整个宿舍每人罚款5元,第二次10元,以此类推,同时被罚的同学还要在班里负责倒垃圾。你也知道,我话比较多,因为熄灯后,低声说了几句话,被外面查岗的人听到,我已经被罚了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了”,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学校不让罚款吗?”阿飞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在我们班面不叫罚款,叫献爱心,捐班费。他俩说的,基本上还可以接受,更残酷的是。马上就要考试了,只要是没有进入前20名的同学,都要被叫家长的。而且,必须要订班主任推荐的学习资料,那么一套资料好几百呢。订上以后,班主任会专门找一个自习的时间去讲,于是前二十名的人没有资料,他要讲,只能都订了。”陶文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听说你们班主任收学生礼品,暗示学生送钱,却没想到,他竟然到了如此地步。”阿飞说道。

    果冻听后,摇摇头:“不仅如此,更气人的是。我们这些班干部,基本上每天晚上会被他叫到办公室开一个自习的会。他会给我们每个人下一些无法接受的任务,因为他说的时间太长,我们每天晚上要整整耽误一个自习的时间,同时,他讲的过程中,我们还要站一个自习”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班主任人品低劣,素质低下,没资格做我们老师,我想我们该是对他说no的时候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想怎么做,我全力支持你”阿b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果冻和阿飞看着我,狠狠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,我也支持你”,陶文雅看着我,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朋友坚定的眼神,我心里的想法更加坚定。我亲爱的李老师,你,该是走的时候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