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十五章 二愣子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我的生活归于平淡。提高成绩成了我唯一的目标,在我的心里,李亚男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,雁过还留声,而李亚男却什么都没有留下。甚至我有时候会回忆,为何李亚男连一封书信都没有。我唯一能思念的,就是李亚男和她妈妈说和我在一起时坚定的眼神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有空了,就去曾经一起等候的那棵树下,静静的守候。只有在哪儿,我才能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分科以后,班里同学有一半儿去了别的班级,同样,又加进来一半陌生的同学。李亚男的离去,让我连管纪律都觉得硕然无味,无奈,在我的坚持下,班主任同意了我的请辞。纪律委员,由我推荐同桌的果冻担任。

    每天早晨我会准时醒来,然后去操场锻炼身体。学习之余,便和阿飞和阿b两人一起从街南吃到街北,那时的我们放肆的笑着,大声的唱着。

    很快,又到了期中考试,大家又开始忙着学习。我们学校前面有一片小树林,哪里是学校情侣的福地,当然了,每到考试的时候,住校的学生,为了一个安静的环境,也会是哪里的常客。阿b正和高静正打的火热,这个小树林他们光顾的次数自然不是少数。自从分科以后,高静去了文科班,阿b还是理科,却正好在高静的隔壁,近水楼台,两人的恋情自是直线上升。阿飞上了高中以后,彻底变了一个人。初中我们在一起时,阿飞是一个标准的小混混。可是自从上了高中以后,阿飞就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阿飞家里兄妹三个人,他父母靠放羊供他们三人。初中的时候,他只顾玩儿。上高中了,突然觉得对不起家里人,属于那种一夜懂事类型。阿飞的改变,是一种态度的变化。当然了,他那样没命的学习,成绩自然在班里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而我,从李亚男离开后,又回归了原始。除了三人一起玩儿以外,平时阿b顾着搞对象,自然顾不上我,所以我只能大部分时间和阿飞在一起了。和阿飞在一起的好处就是,我的成绩也逐渐有了起色。本来,理科是我的弱项,我就是再努力,也追不上我们这个所谓重点班内的那些天才。但是每次考试,成绩排名中间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一天,我和阿飞阿b还有高静四人一起去小树林里学习。当然了,高静和阿b是在一起的,他俩嫌我们碍眼,去小树林僻静的地方去了。我和阿飞两人,因为背英语会影响到对方,也各自分开去一边学习。

    这片树林,以前我也常来。但是唯一遗憾的是,从未和李亚男来过。因为,我们晚自习后,这个小树林里面没有灯了,李亚男怕黑,故从来不来。想到这里,我笑笑,开始认真看书。正在认真处,隐隐听着不远处有人大声呼救,声音断断续续,听不真切。于是我又开始认真看,没过多久声音又传来。这次我确认,的确是有人喊。我收拾好东西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向发声处跑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见,前方一个拐角处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的,正伸开手臂慢慢的向一名女生围去。那名女生手里拿了几块石头,手上还拿着一根枯木边防备便大喊。我走进点再一看,这不是陶文雅吗?再看那男的,我倒吸一口凉气。这名男的我想小镇里的人都认识,他本名叫什么倒是被人忽略了,因为他有神经病,所以大家都愿意叫他二愣子。

    据说,二愣子原本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,而且还是一名好学生。他家境贫困,但学习努力,那年的高考,他考了我们学校的第三名。本是值得高兴的事,可是因为他家里太穷,一棵好苗子就那样废了。后来,因为他母亲生病,家里更是花光了所有的积蓄。村里不上学的人,本就结婚早,他外出打工好不容易攒了点钱,马上要迎娶本村的一个姑娘。他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对方作为彩礼,可是对方父母根本不满足这点彩礼。因为他要娶的那个姑娘还有一个弟弟。对方父母就想要更多的彩礼,好给他们家的男孩娶媳妇。于是二愣子在万般无奈下,就去了小镇附近的砖厂打工。他勤奋、能干、吃苦,如果没有意外,他的人生,应该也是多姿多彩的。当然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。老天总是喜欢欺负那些聪明的人,撑过去的叫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劳其筋骨。撑不过的就是命苦,天注定,上辈子没做好事,村里人就是这么理解的。

    二愣子,就属于后者,属于命苦类型。砖厂的工作他也是勤勤恳恳,因为他脑子活,是金子总要发光的。很快,他就从体力活的工作转到了砖厂管理层,这一转变,女方父母也是高兴。彩礼也减少了,二愣子也可以结婚了。农村就这样,越是你家里富有,女方要的彩礼越少。一方面是因为女儿可以嫁给好人家,另一方面知道人家也不在乎那点钱。当然了,这要排除那些家里还有弟弟的或者哥哥的。父母都爱孩子,只是老人的思想,重男轻女。于是只能牺牲姐姐为弟弟换一个未来。

    有好多姑娘,就因为父母高昂的彩礼吓跑了男方,而抱憾终生。还有一种,就是男方家里本来就穷。但是对方父母彩礼要的更高,女方父母的思想,无非就是想吓跑男方,用这种故意为难的方式,让男方知难后退。还有一种,人们的思想,如果这个媳妇儿,是免费娶的,那么婚后就不会得到珍惜和呵护。用3万娶得,就得到3万的待遇。人家那天不喜欢了,说离就离。假如用30万娶得,就是不喜欢了,想离婚,想到这30万,也得掂量掂量。所以,农村要彩礼,不是那些人说的卖女儿。老人们其实都希望孩子好,希望得到男方的珍爱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,二愣子快要到结婚的时候时。一天值班,砖厂设备故障,设备震动下,木质老旧电线杆整体倒下,压倒的就是带头抢修的二愣子。于是,二愣子成了二瘸子。二愣子家里已经通知了亲朋好友来家庆贺二愣子大婚,二愣子的事故很快被女方得知。但是那个姑娘钟情于二愣子,不管二愣子什么样都要嫁。可是女方的父母,偏又固执的厉害,硬是不允。

    这天,正是大婚之日。因为山区,亲朋好友来一趟不容易。所以即使二愣子出了事,婚期也未改变。大家如约而至,二愣子在家人的搀扶下,来到女方家里迎娶新娘子。新娘子未迎到,等来的却是丈母娘悔婚的答复。本来对方悔婚也可能就是说说,商量商量还是可以的。偏偏二愣子的这个准新娘也是个烈性子。她看着自己的父母,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二愣子,又看到满屋的亲朋好友,羞愧难当,冲动之下,竟喝下了一整瓶的农药。农村的交通本就不便,那个时候村里那有个汽车,连摩托车都没有。众人赶着马车把新娘送到医院时,还未抢救,已经身亡。好好的一场婚礼,就在老天爷和女方父母的玩笑下,成了葬礼。

    女方的父母后悔不已,只是大哭,孩儿呀,娘只是怕你苦,不想让你像娘一样一辈子没出息,娘只是想给你找个好人家啊,你咋就这么傻呢。

    那天,多少人潸然泪下,其实,谁都没错,错就错在,农村实在没钱,日子过得实在苦。二愣子本是想就是她死了,他也要娶。后来女方家里说,孩子啊,我们已经对不起你们了,哪能再糟蹋你呢。在咱们农村,你再娶上一个死人,以后谁还敢再嫁你呢。二愣子的父母,也坚决反对。葬礼结束后,亲朋好友离开了,二愣子慢慢的便开始不正常,再后来开始有暴力倾向,开始打人,政府只好把他送到神经病医院,可是就是进神经病医院他们家也进不起。那里面每天高昂的费用,他们家那里能承受。他父母无奈之下只好用铁链把他锁住,这一锁就是好几年。再后来,二愣子不再打人了,他父母才把他放了出了。谁知道今天他竟然…………

    陶文雅看着我过来,一下子好像看到了救星。蹲在地上大哭。我本来要去安慰她,可是现在危险还没有解除,绝对不能让二愣子近高文雅的身,否则会发生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大喊:“你先不要哭,你站起来,不要让他接近你”。

    陶文雅忙止住了哭声,站起来挥舞手中的枯木。

    二愣子脸上已有血迹,看来在刚才的过程中,是被陶文雅手中的枯木所伤。但是二愣子没有一点后退的迹象,反而满脸的兴奋。二愣子已是成年人,身材高大,我虽然也经常打架,但肯定不是二愣子的对手。正在我想着怎么吓退二愣子的时候,只听得陶文雅尖叫一声,再一看,二愣子不顾陶文雅手中的“武器”,悍不畏死的向前扑去。我脑子里来不及想别的,我只有一个想法,拦住他。

    我向前抱住二愣子,二愣子身上传来一股恶臭,还有莫名的酸味,让人一阵恶心。但是情况紧急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,我用力向后拉。二愣子看见有人加入,突然放弃了陶文雅,挣脱我的胳膊,向我扑来,看着二愣子泛黄的牙和鸡爪一般的手指,还有充血的眼珠,我知道,我彻底激怒他了!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