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十章 上当
    第二天,天还未亮,我便早早的起床了。许是这段时间早起惯了,闹钟还未响,我便已经洗漱完毕。

    等一切收拾妥了,我向操场跑去。今天也许来早了,等我到时。操场上人特别少。我绕着操场跑了几圈后,人才渐渐多了起来。休息片刻,我开始拉单杠。

    “高龙腾”,一人在我身后喊道。

    不用回头,我就知道是谁。等我特潇洒的拉完最后一个后,我才下来。陶文雅还是那天那身衣服,估计也刚运动完,额头上渗着许多汗珠。

    “你眼睛视力是多少啊?”,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干嘛啊?”,陶文雅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得多好的视力,为什么这么大的操场你每次都能看见我呢。唉,做帅哥也是有压力的”,我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臭美吧,再说有那么难吗。你没发现吗,每次只有你一个人来这个地方拉单杠。所以,我一眼就能看见你”,陶文雅笑道。

    好像是啊,也许因为这边的单杠太高,所以很少有人过来。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我嘿嘿的笑着,“得,我自作多情了。你运动完了吧,一起回去吧”。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一起回去吧”。陶文雅应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陶文雅在前面一蹦一跳的,心里犹豫半天,不知道这个事到底该不该问陶文雅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话要说?”,陶文雅看着我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呃,怎么开口呢。陶文雅看着我,看我半天不说话,问道:“不说,我可就要走了,我真走了啊”。

    说完,她故意从前面跳了几下,她这孩子般的动作,逗得我大笑,她也大笑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弄,我心里的那点不好意思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,昨天班干部的选举实在是出乎我的预料,我没有想到我能当选”。

    “那说明你的魅力很强啊,大家都相信你是一个好的纪律委员”,陶文雅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,我对当纪律委员一点兴趣都没有。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懒散惯了,哪能当纪律委员。再说了,我从上学开始,就当班干部,这么多年,实在是有点腻了。不想再做了,再说,我能当选,应该是李亚男给我拉选票了。所以,我更不好意思当了。昨天我和李亚男因为这个问题还吵了一架,她说我没有担当,没有魄力。我知道她说的对,所以,我一直犹豫,这个记录委员我该不该当呢。”我看着陶文雅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陶文雅看着我,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亚男和你吵架呢,你冤枉她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冤枉她了?”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当选亚男并没有给你拉票,她是给果冻拉的,还托我让我和熟人说说让选果冻。只是投票前,班主任的一番话,让大家都改变了想法,而且,我也投了你一票,我周围的同学也投的是你。”,陶文雅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这班主任的话和选我难道也有关系?”我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有啊,班主任的那番话,让大家都知道了纪律的重要性。大家都是来学习的,都是为了自己,当然要选一个合格的纪律委员。而你恰恰是大家心目中的纪律委员。”陶文雅看着我瞪大的眼睛,笑骂道:“我说你这个人有时候挺聪明的,这么现在变傻了。你记得不,你第一次见班里的同学时,是来偷看李亚男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偷看李亚男,我们三人是来看你的”,我一急把实话说了。

    “看我,看我干吗?”,陶文雅看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哎呀,要露陷。

    我急忙岔开话题道:“开玩笑,开玩笑。你接着说”。

    陶文雅皱了皱眉说道,“你们和陶文雅那次争吵,我们班里那么多人围着你们,你也不怕。还有后来,我进班时自我介绍时,胆子多大。最主要的时,班里人一吵,你就喊声音低点。所以大家都认为你是合格的纪律委员”。

    原来是我真的误会李亚男了。

    “这哪跟哪呀,我喊安静点是因为他们太吵,打扰我看小说了。我都喊了这么多年了,他们要是再吵,我就不是喊了,我就开始揍他们了。”我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,怎么说话一股土匪味儿。你都多大了,还打呀打呀的,幼稚不幼稚”。陶文雅生气的道。

    我赶紧解释道:“我就是说说,习惯了,我一个大老爷们,难道还因为这点事打架吗?”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说话的气势,我看有可能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。看来,是我冤枉李亚男了。不过,这个纪律委员我还真是不能当啊”。我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和李亚男的想法是一样的。我觉得,咱们现在已经是大人了,有一些事情应该向大人一样,能承担责任。不能因为怕麻烦,而去逃避一些事情。虽然,亚男脾气不是太好,但她一般也不发脾气,所以,我觉得她那样说你,说明她把你当朋友”,陶文雅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青春期的女生,永远要比男生成熟,而他们的成熟,会把男生打的体无完肤。男生的一切动作,在他们眼里都是幼稚的,都是不成熟的。我想此刻的我,无论是李亚男还是陶文雅,她们一定认为我是幼稚的,是不成熟的。难道,我真的错了。我真的不应该再继续坚守我以前的生活?我迷茫了。

    陶文雅看着我沉思,轻声对我说,“你这个人缺点很多,但从我认识你开始,我觉得你是一个真实的,有担当的人。你那样想,也对,不过,我还是坚定的认为,你不会让大家失望的。好了,我要去那边买点东西,我一个人过去,你先想一想,一会儿你自己回去吧”。

    陶文雅说完,没等我回应便转身离去。快到一楼拐角处时,还翻过头来诡异的看了我一下。不对,有问题,等她看不见时,我从楼道快步跑上二楼,向她走的那个墙角跑去。

    我向下望去,只见陶文雅和李亚男两人站在一起开心的笑着。李亚男的大嗓门我捂着耳朵都能听到,“文雅姐,有你出马。我就不怕他当逃兵了。这个人真讨厌,明明不是我给他拉票,他非要说是我。还和我吵架,昨天他还对我吼来着”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省油的灯。你那样说他,一定伤他自尊心了,不然他也不会和我说起。我还正想着,怎么劝他呢。我可和你说啊,你可是答应我要陪我锻炼一个星期的啊,不能反悔。不然我一定给你告密,看高龙腾收拾不收拾你这个丫头片子”。陶文雅和李亚男打闹着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喜欢他,那他喜欢你吗?”,陶文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喜欢他呀,他是一个又丑又臭的小子,我都不想看他。我是觉得他最适合当纪律委员,不想他让同学和班主任骂才让你劝他的”,李亚男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承认,你就是喜欢他是不是,我看你不说,我看你不说”。陶文雅边说边去挠李亚男腋窝。两人笑成一团了。

    我说,怎么和陶文雅很“巧合”的在操场相遇,原来从一开始我就进局了。刚开始看到她俩,我心里无比的愤怒。被人骗,心里滋味当然不好,我讨厌被人算计。可是慢慢的,我心里的气消了,我知道李亚男是为了我好,她每天起得那么晚,为了我要早起一个星期。我心里开始自责,我想我是错了。我不应该只顾自己,而不管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李亚男,谢谢你。

    李亚男,对不起,我误会你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很快,早自习开始了。我比较早一点回到班里,过了一会儿陶文雅先是回来,再过一会儿李亚男也回来了。我心里暗笑,还怕我发现,两人分开回来。

    李亚男看了我一眼,没说话,坐到座位前开始背英语。我知道,以她的脾气,今天是不会和我主动说话了。我写了一个“对不起,我错了,纪律委员我当”,的字条,扔在李亚男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李亚男看完后,转过头来对我说,“你小子还算个男人,我原谅你了?”。

    啊?你昨天骂了我,你还原谅我?看着李亚我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算了,看在你为我做的那些事上,不和你计较。

    依稀还记得那年,李亚男看着我灿烂的笑,她是那么的美。而周围纷杂的读书声,却是我今生听过最动听的音乐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