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七章 共进晚餐
    和李亚男的纠纷处理完后,我这一天无比轻松。上午的课,基本上在轻松中度过。中午,我找到阿飞和阿b,把情况和两人说后。自然少不了两人的取笑。我说完后,阿飞说道,“阿龙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你知道我们两每天去你们班门口干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看陶文雅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但是前几天是看陶文雅,后几天就不是了”,阿飞故作神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纳尼(什么)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我们的确是看陶文雅,那是因为陶文雅是校花级别,大家都看,我们也去了,但是后来就不是了,后来阿b遇到一个叫高静的女生。阿b是一见钟情。这几天正想着怎么下手呢,这不,今天真好让你这高手想想招”阿飞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向阿b,这货看我看来,竟不好意思的低头了。我越看越气,拿着手里的筷子就打,“你七大舅二大妈的,你还害羞了,你还害羞了”。

    阿b赶忙挡住头,“龙哥,我错了,我应该好好学习,不应该早恋。争取做国家栋梁,我以后不敢了,不敢了,不要打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后更气,打的更凶,“就你这样还好好学习,还国家栋梁,你不给国家添乱就挺好了。我是说**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,这么大的事才和我说,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”。

    阿飞赶紧拦住我,大笑。“你还说呢,其实我也是刚知道,这小子,每天拉着我假装看陶文雅,其实他自己在看高静,这几天一直在犹豫,那会儿才和我全盘托出的。”

    哦,这样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高静,是哪路神仙,我怎么不知道?”我问阿b。

    “你才去几天,哪能都注意到,你下午回去好好看一看,那绝对是现代的小龙女啊”,阿b笑的要多猥琐有多猥琐。

    下午一上课,我便问果冻,那位是高静。果冻指着前一排那女的说道,就是那个。我一看,前面坐着一女生,生的娇小玲珑,倒也长得精致。这几天也经常看见她,却很少见她说话。下午是英语课,我最讨厌的课。偏偏班主任李老师就是英语老师。这两节英语课,李老师连续提问了我两次,好在身边果冻出谋划策,我险险过关。接下来是语文课,代课的老师是一位女老师,姓张。张老师人长的很好看,性格也感觉很好。主要是,我语文好,所以,我看着这个老师也特别好,难道这样也行,感情色彩太重了吧?

    上完英语课和语文课后,就是自习。班主任李老师踱着方步进到班来,宣布晚上自习要选举班干部。班主任一走,班里马上就开始炸锅了。我想,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旁边果冻探过头来,冲着我讪讪的问道:“阿龙,你说我怎么样?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我竞选班干部,你看胜算有多大?”果冻朝着我瞪大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啊,你别说,果冻,如果真要是你竞选,我一定把票投给你,而且,我给你拉票,保证你百分之百中奖”。我给果冻鼓气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那兄弟一定好好请你”。果冻高兴的最都快扯到耳朵上了。

    果冻太激动了,高兴的差点跳起来。这时,坐在前面的李亚男听到我们的议论,转过头对果冻说道:“你少得意吧,就凭他刚来多久,给你拉票,人家认识他吗?除了咱两和他惯,还有谁和他惯?所以啊,你还是消停的在这儿坐着吧”。

    “哎,李亚男,我说你这是门缝里瞧人呢,把人看扁了啊。我虽然认识的人少,但我只要认识一个人就够了”,我故作神秘的道。

    李亚男和果冻一起看向我,果冻问道:“谁啊,谁有这么大的能耐?”

    我用手指了指李亚男。

    果冻先是疑惑地看着我,又看看李亚男,然后恍然大悟,高兴的说:“对,只要李亚男出马,这事就成了一半了”。

    李亚男可怜巴巴的看着我,“我?你别开玩笑了,我一个弱女子,哪有那么大的力量,我帮不了你,你们还是另找高人吧”。

    “亚男姐,以你的人气,咱们班里谁不给您老人家面子,只要您出去转一圈,这事一定成。您想啊,要是班干部里面都是咱们的人,咱们以后不也好办事吗。”果冻开始给李亚男灌迷魂汤。

    李亚男倒也鉴定,不论果冻怎么说,头摇的那个绝啊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插嘴道,“李亚男,举手之劳而已。成不成,我想果冻都会感谢你的。你说呢,果冻?”

    我忙向果冻使眼色,果冻机灵的说道:“那是肯定的,今后亚男姐的事就是我吴胖子的事,今后上刀山下火海,倒垃圾捡铅球,送情书我都包了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送情书,越说越难听,你们这些臭男人,我才不会写情书呢。”李亚男笑道,然后她看向我,只是那眼神略有复杂,我竟看不懂她想什么,李亚男轻轻的说道:“好吧,我试试”。

    看着李亚男的眼睛,此刻是那么的清澈,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盯着我说这句话,难道在她心里,做这些,是为了我吗?多年前的我,幼稚而狂妄,我从未认真看过,想过,她看我的眼神,也未想过,她替我付出的那些。当年,我只是单纯的以为,那一切,都是理所当然,当我想回头时,早已物是人非,看不清,回头的路。

    下午一放学,大家三三两两的离开教室去吃晚饭,因为晚上还有晚自习,所以一般很多同学都不回家,我们住校的,也很少回宿舍。我一般放学后会找阿飞和阿b吃晚饭,一个人吃饭太无聊,所以我总是会找一个伴儿去。

    我正要收拾东西去找阿飞和阿b吃饭,李亚男突然走到我身边,然后无比温柔的说:“阿龙啊,人家好饿,你能不能晚上请我吃饭啊?”。

    从未见李亚男这样说话,以前看她大大咧咧惯了,突然有一天她一下温柔了,那场景,要多诡异有多诡异。

    如果,李亚男要是不说话,那绝对是美女。她本身长的就很好看,乌黑的长发,白皙的皮肤精致的面孔,再加上苗条的身材,还有那看上去高耸的胸。她这种美女,对于青春期的男生,有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说的是如果。奈何,天不开眼,天不遂人愿,李亚男从小就是家里的公主,她父母太宠她惯她。从她的名字就能看出,她父母对她寄以厚望,而她自己性格太要强,所以才养成了现在这副花木兰的性格。

    李亚男突然这么温柔,一下把我震住了。我看着她那笑的无比灿烂的脸,就差口水流下三千尺了。也未听见她说什么,只是看着她,应道:“好,好,好的”。

    李亚男看着我的傻相,好像特别开心。害羞的转过头,低声说:“你好讨厌啊,这样看人家,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”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心里暗想,假象,一定是假象,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。对了,她刚才说什么来着,一起吃晚饭?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,请你吃饭?”我的脑子,显然是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还答应了呢,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就要算数哦”李亚男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啊,啊,当然算数,我是说,你不是每天回家吗,怎么今天想着在学校吃饭了。再说学校的饭,哪有家里吃的好。你不回家,你爸妈不担心吗?”开玩笑,我跟你一起吃饭,我不得让阿飞和阿b那两小子笑死,好不容易撇清关系,我哪敢再沾。再说了,我还要去网吧玩会儿三剑客,哪有时间陪你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担心不担心不用你管,怎么,你不会怎么小气吧,我不就是没有学校食堂的饭卡,让你请一顿而已。你用的着吗?”李亚男气鼓鼓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我真没有那个意思,咱们现在就走……”我忙解释道,但我没说完,李亚男已经在前面了。还边走边说,那就快点走啊,真墨迹,饿死我了。

    我说了,李亚男如果是美女,那是在她不说话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吃饭,正是吃饭的高峰期,我和李亚男一进食堂,只见的人山人海。我想李亚男没有来过食堂,看到这种情景应该非常反感才对。谁知,我一回头,看到的却是李亚男满脸兴奋的表情,她夸张的叫道:“哇,太壮观了,这才叫吃饭呢,和我爸爸说的那个旧社会的大集体差不多啊,快快快,把饭卡给我,我去打饭”。

    “啊?”,姑娘你没病吧,这你也感兴趣。

    我忙把饭卡递给李亚男,李亚男一手接过,噌的一下就跑没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我们学校的食堂是有6个窗口的,但是人太多,每天打饭要排好长的队。李亚男才不管他排队,蹭蹭噌就跑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大喊:“排队,排队,你不要插队啊”,那个时候我们的食堂有退休老师监督,不排队的被抓住,是不给打饭还要在学校通报的。

    李亚男才不管我说什么,回过头狠狠给了我一个白眼,“你傻啊,要照排队的速度,牛年马月才能吃上饭,你看我的”。

    姑奶奶啊,你小心白抓啊,我紧张的站在高处四处张望,看有没有监督老师。

    李亚男才不管这些,她说完,径自跑到最前面一个大一点的男生面前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那个男生高兴的把李亚男推在了前面,还和李亚男开心的聊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李亚男便端着饭过来了。她扬起手中的饭,让我看,我接过她手中的饭,故作生气的道:“李亚男,你这样做不对啊,大家都排队,你应该也排队,你这样插队,你不饿了,那后面排队的同学还饿呢。再说了,要是被监督老师看见,是要通报的,以后不能这样了啊”。

    李亚男本是一脸的高兴,让我一句话说的一下扫兴了。她把筷子和碗往桌子上一放,嘟着嘴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小孩子的脾气,我知道拿她没办法。我忙说道:“你看我这乌鸦嘴,李姑娘立了这么大的功劳,虽然有点错误,但是过不抵功,应该表扬啊。对了,你和那个男生说什么了,他那么高兴?”。

    李亚男听我这么一说,马上又高兴了起来,“嘿嘿,有本姑娘出马,有谁我搞不定,哈哈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少臭美吧,快吃饭吧,再不吃饭都凉了”我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”,李亚男边吃边应道。

    看着一位美女,在你面前狼吐虎咽,其实也是一种美景。不是所有的美女都会在一个男生面前,露出她不雅的吃相的。

    可惜,当年的我,并未这样想…………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