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五章 再见李亚男
    我回到班里把重要的几节课上完,把东西收拾了一下,就准备下去。其实也没有什么收拾的。当时我们的学校,课本质量特别差,我猜那应该是和学校关系好的几个盗版商印的,而且开学一个星期了,只发了几本重要的书,剩下的,据说是正在印呢。而且我们那时候用的作业本,是学校自己印的,一本一块五,那是在05年,而且每名学生必须买够30本,用完了还不能买别的作业本,必须要买学校做的,做到所有作业本统一。这都是题外话,这里略过不提。我拿着几本书慢悠悠的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我先是去办公室找到了李老师。和李老师第一次见面感觉他是一个挺和蔼的人,只是他的笑让我好不舒服,我隐约的觉得,这个人不是太好相处。李老师看我过来,也没有多说,直接把我领到班里,我一进门,就看到这个班里好多的人,不是说为了营造学校环境,重点班的人要比普通班的要少吗?怎么正好相反?

    李老师对正在自习的学生说:“这是咱们新来的同学”。然后他看向我:“你做一个自我介绍吧”。

    我这人缺点一大堆,但我有一个优点,就是脸皮厚,人多处说话从来不紧张,我站上讲台,看着下面都在看我的同学,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大家好,我叫高龙腾,父母给我起这名字本是让我高飞、龙舞、腾飞之意,可是我吊儿郎当太让父母失望,所以大家以后就叫我阿龙吧,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”。我还没说完,下面人已经笑了。只听得下面有人喊,好说好说,你来我们这儿是来对了,以后不用偷窥了。这人说完,全班人也乐了。李老师估计没听懂什么意思,微笑着看我。我抬头看向说话那个人,脸胖乎乎的,长得倒是滑稽。不过我倒是挺喜欢他的,一看就是跟我一路。我再看向下方,正好看到了李亚男和陶文雅,这时他们已不在前面坐的了,已坐到了中间(高中时,班里人的座位一个星期调一次)。

    李老师看着我说完,直接领着我让我坐到一个空座位上,便出去了。我的旁边正好是刚才说话的胖哥,我刚坐下,一抬头,便看到了转过头盯着我呲牙咧嘴的李亚男和一脸微笑的陶文雅。

    今天的李亚男穿着一身的浅粉色衣服,齐眉的刘海细细看,倒也挺有味道。她的美和陶文雅的美是不一样的,陶文雅给人的感觉,第一眼就觉得很美,而李亚男的第一眼,给人的感觉是,这不是一位安生的主。我一看李亚男看我,就笑道:“李大姑娘知道我要来,故意坐在我前面了?想不到本少爷魅力挺大的吗,我可说好了,不能因为我给你送过几次酸奶你就喜欢我啊”。我也就是一打趣而已,没想到,我刚说完,周围人竟一起看向了我。同桌的胖哥向我竖了竖大拇指,“兄弟,你牛啊,追李亚男竟然从楼上追到了楼下,先是偷窥,再是送酸奶,再是直接换班了。唉,这难道就是绝世爱情吗,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可以这样付出吗?不过兄弟,不阿龙,你一定要收了李亚男这个妖孽,我代表全班的男同胞们感谢你了”。

    胖子说的特别悲壮,什么情况,这几跟几啊,我是过路的,我只是来打酱油啊大哥。

    我一看情况不对,再一看周围人的赞同的表情,再看李亚男那恨不得吃我的眼神,我心里思量,还是弄明白情况,不然,我熬不到下课就死翘翘了。于是我干脆闭嘴了,看周围人都静下来,偷偷的和旁边的胖哥请教。原来胖哥姓吴,外号果冻。因为上一次我们三人的乌龙事件,这个班里的人都见过我,都一致认为我是来追李亚男的,而我又给李亚男送了一个星期的酸奶,刚好让班里的女生看见了,于是,李亚男的名誉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。弄得李亚男只要谁一说,或者只要一个眼神,她就要上来和人一顿吵架,弄得大家苦不堪言,怪不得大家要我收了这个妖孽。听果冻这么一说,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怎么这两天,我总是处在舆论的中心。我名气不大啊,怎么绯闻这么多?好不容易熬到下课,只见的李亚男反过头冲我甜甜的一笑,那一笑,你绝对和倾国倾城联想不到,要多邪恶有多邪恶。然后她从自己座位处快步走出,拿了几根粉笔气势冲冲的向我走来。我去,什么情况,杀人灭口?我没干啥呀。

    我大喊,果冻兄救命。再一看,果冻早就闪了。不行,我要先下手为强,在李亚男走到我身旁的时候,我马上走前几步,走在李亚男的面前。因为我走的太快,李亚男差点撞到我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死啊”李亚男愤怒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李姑娘,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”。我不等李亚男反应过来,继续说道:“你说上次,我好心过来给你赔礼。你非要公开道歉,还要送一个星期的酸奶,这倒也罢了,小事情。可是重要的是,因为你对你们班同学的错误评估,和对协议的不保密,使得得我的名誉受到了严重的伤害。这几天找我玩儿的姑娘一下变少了,说我是绯闻男,你看我受到这么大的损失,你怎么补偿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脸皮怎么这么厚,你一个男的你怕什么。都是因为你,现在我在大家心里的形象特别不好”。李亚男气鼓鼓的说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还讲不讲理,你说我到底哪儿做错了,我道歉也不对,不道歉也不对,都是我的错了。再说了,我为什么来这个班估计这两天你们也听到点风声了,这可不是我仰慕您李大姑娘来的,我也是无奈的。照我说啊,为了弥补你对我的损失,这样吧,你给我买上一个星期的早点作为补偿吧”。我手扶着下巴笑嘻嘻的看着李亚男。

    后边的胖子看我把李亚男气的直喘气,偷偷的对我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你,你真是太不要脸了”。李亚男气的转身就走,正好看见胖子的动作,静静的走过去,看了看胖子,然后用脚狠狠一跺脚,便潇洒的离去了。只剩下胖子杀猪般的尖叫。

    这个班里我刚来,认识的人也不多。陶文雅还是比较熟的一个。这会儿正好看见她没出去,我便走过去坐在她前面,对于陶文雅,其实我一直有一种不想接近的感觉。这种感觉我也说不清,难道遇到美女我也怕?

    陶文雅看我走过来,笑着说:“你的事我听说了,不过这样也好。你以后不用再偷看李亚男了,祝你心愿得偿啊”。

    我说过,我这个人对绯闻最是无所谓,说实话,我的确不是省油的灯,和阿飞阿b在一起时,我们三人不知道每天被人说多少次。甚至青春期的男生,当有人这样说时,没有暴怒,心里还会有淡淡的欣喜。只是要是我和陶文雅说,我其实那天来看的是你,只是那两个损友信息不准确指错了人,不知道陶文雅是什么表情。不过显然现在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我顿了顿说道:“朋友遍天下,知己无一人啊。这样吧,陶同学,等哪一天咱两相熟了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啊,你们男生就能玩儿这些小孩子的把戏,我才不稀罕听呢”。陶文雅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就不和你这成熟女性玩儿这小孩子的把戏了,呵呵,先上课,改天找你聊”我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这一天便在紧张的上课中度过。

    最后一节课刚下,便看见阿飞和阿b两人站在班门口向里面东张西望。正好看见我出来,看我的眼神,竟然是难以置信和震惊的眼神。难道,难道这两货不知道我转班的事?他两又是来看陶文雅的?我心里偷偷的笑,好了,正好忽悠忽悠你俩。

    我一出班门,阿飞便拉住了我,“阿龙,怎么回事,难道你给李亚男道歉还不算,还故意追到他们班看李亚男?你小子不会是认真的吧?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阿龙,你没有课吗,难道你逃课过来的?我们也就是看看,你也太强悍了吧”阿b也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得意的道,“是啊,自从上次和李亚男一别后,我每天晚上辗转反侧,对她是思念不已啊,所以我为了她,想尽各种手段,才转到这个班的,你们一定要替我保密啊”。本来我想这样和两个好朋友吹吹,多有面子。可是我这人,天生就不能背后说人,话音刚落,就听得背后一人阴阴的骂道:“高龙腾,你好不要脸”。

    香蕉个巴拉,是谁,我吹我的牛,关你毛事。别以为小爷是吃素的,我转头正要开骂,就看见李亚男背着书包俏生生的站在我身后,见惯了她不可一世的样子,突然有这么一天,她是低着头娇羞的站在你背后,还在骂你不要脸。这要是换成是陶文雅,那简直就是一副绝美的画,可是这是李亚男啊。就您这脾气,我哪敢啊。以我城墙般的脸皮,此时竟然也没有了话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只是喃喃说道:“口误,口误而已!”。我刚说完,接着又说道:“唉,李亚男,你是不是鬼呀,你走路能不能发出点声音,我们兄弟几个说点知心话,每次让你听到,你不用这么注意我吧?”。

    我正等着李亚男发脾气,想着这次是跺我脚呢,还是上来咬我一口呢,这些都是李亚男能做出来的,也是我能接受的。可是老天的想法总是和凡人相反。

    却听得李亚男低声的说道:“明天给我带早点,明天晚上送我回家,我有话和你说……”后面的话基本上没听到,李亚男便跑了,只剩我和阿飞阿b三人惊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幸福来得太快了吧。不,不是幸福,是噩梦。这是李亚男啊,7班小霸王谁人不知,我敢招惹她?再说,事情发展的方向,和我的初衷根本就是南辕北辙,不是一个道上啊。

    “高人办事,真是神鬼莫测,龙哥,兄弟们对你是不服不行啊”,阿飞感叹道。

    阿b也是点着头。

    服你个头啊,你这俩二货,每次都是你俩把我往坑里带,你们没看见我这一头黑线,还在这儿说风凉话。越想越气,我一招神龙摆尾对着两人便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放学后,尽管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不知道多少次,但这两货只以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来说事,说他们只信看到的那一幕。我说的都是精心改编过的,天哪,我是真的冤枉啊。要怪只能怪我这张嘴,我真是太欠了啊。晚上还被二人强迫,去学校食堂加了几个汤,美其名曰喜酒。喜你个头啊,那是我一天的伙食,再说,这哪跟哪啊。

    晚上走的时候,阿飞故意捏着嗓子学李亚男的声音说道:“明天给我带早点,晚上送我回家,我有话要和你说,哈哈哈”。

    我彻底晕了。问题是,我明天该怎么应对李亚男?这晚,是我入学以来,第一次没有听收音机入睡,梦里却是一会儿梦到牵着李亚男的手,一会儿又是李亚男哭泣的脸,再后来却是李亚男手拿菜刀,像张震鬼故事讲的那样,满身鲜血,站在我面前哈哈大笑……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