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看书 > 都市小说 >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 > 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》正文 第三章 偷窥
    我心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,是了,这位刁蛮公主是在第二排,在第三排也有一位女的,只是我没注意到,难道看的竟是她?

    他们班的人群给她让出了一条道,她走到了我们三人的面前。她笑眯眯的看着我,那精致的脸蛋,怎么看怎么美。你奶奶的,你是吃啥长大的,就在我心里呐喊的时候,女神说话了,:“没事大家都散了吧,不然一会儿老师以为出什么事了”。她说话时,一字一句,咬字特别清晰,我看着眼前那位还在嘟着嘴的刁蛮公主,心里想,人和人怎么差别这么大呢。

    听着女神给台阶下,不顺着下才怪呢。我们三人连忙赔笑说,是是是,我们还有事,误会误会,我们先撤了。

    我带头转身便走,走的太急,却一下撞在了那位刁蛮公主身上。只听得平地一声惊雷,那足有几百分贝的声音,一下子震住了全场。只见的那刁蛮公主张大了嘴,绝望的看着我,那眼神分明是想杀人啊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不用这样吧,不就是因为你好看,我多看了你几眼吗,得饶人处且饶人,不用这么赶尽杀绝吧?”我厚着脸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饶你个头啊,你踩着我的脚了”。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果然一双36码的脚温柔的被我压着下面。

    完了,这次是真捅马蜂窝了。本来散开的人群,一下子又围了起来。那已经掉头的女神也转过头,饶有兴趣的看着我。阿飞正要说话,我赶忙拦住,这小子,一出口就要见血,现在不适合起冲突。我忙堆笑着说,“小妹妹,实在对不起,要不这样吧,我站在这儿,让你好好看看我,然后我把脚让你踩一下,你看行吗?”周围人,听我这么一说,都是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丑的像猪一样,我看你干嘛,不过我一定要踩你一脚,伸出来”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气鼓鼓的样,我倒是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觉得有意思,像看着一个小孩一样。我笑着说,这样吧,你有两个选择,要不我给你脚让你踩,要不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,然后今天的事情就这样过了好不好?

    “还用偷偷吗,没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,我第一次见你,和你有个什么秘密。你直接说就行了,让大家都听见”。

    我笑着问:“你确定要让大家听见?”。

    “确定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?”我郑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不说,你今天就走不了了”。这小姑奶奶明显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子,看着四周,举起那只被咬的红肿的手指,大声的说道:“呃,其实也没什么,我就是想告诉你,你咬我的这只手指,我掏完鼻子后没洗”。我刚说完,周围人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。我看着面前这位刁蛮公主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。

    而阿飞和阿b,这两货,更是夸张,笑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。我没说谎啊,有这么好笑吗?

    “啊‘,又是一声大叫,只见的这位刁蛮公主,眼睛泛泪,伸出两只双手,竟向我脸上抓来。那锋利的指甲上,我能看到染着的红指甲。不是学校不让染指甲吗?白骨精,一定是白骨精。这是要破我相啊,我险险的躲过这双绝命毒爪,大喊一声,风紧扯乎。阿飞和阿b,听着我的暗号,三人推开人群撒腿便跑。耳后传来人群的嬉笑声,和刁蛮公主的歇斯底里的骂声,隐约着,还有她的哭声。

    哭?不会吧,就她那脾气会哭?我肯定听错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狼狈的跑下楼,在拐角处气喘吁吁的停下。阿飞和阿b一脸的兴奋。这俩货没病吧,我们可是逃出来的,不是散步出来的,用的着这么兴奋吗?

    “阿龙,看不出来,你小子还挺有幽默细胞的啊,这你也能想出来?哈哈哈”阿飞这货又笑的背过气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也有错吗?我真掏鼻子了。唉,这么高深的行为艺术,和他俩说估计也不会理解,这世界高手孤独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阿龙,这下那位女神也关注我们了,以后机会大大啊。哈哈哈”阿b,又开始梦游了……

    晚上上晚自习前,是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的,正好吃完饭后,能玩儿一小时的台球。古人云,情场失意,战场得意。想我阿龙,堂堂一表人才,熟读神雕侠侣、倚天屠龙。武当一剑更是看了不知道多少次,怎么说也算是半个大侠吧。这情场还没开始,就总是被人扼杀到摇篮里。这战场应该会如意吧?可是我忘了一句话,祸不单行,福无双至。一个小时中,我被这俩货,不知道剃了多少个秃子。算了,今天出门踩狗屎,认命了。于是我干脆不打了,在一旁看着他俩打。听着他俩嬉笑逗骂,而我耳边总是能听到刁蛮公主的哭声。她真的哭了吗,我今天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,那么多人,她会不会觉得很没面子啊。想到这儿,我心里更加内疚与自责,一个女孩而已,我用得着吗。

    “阿飞,你说今天咱们是不是有点过分”我轻声的问正在瞄球的阿飞。

    阿飞愣了愣,说道:“我觉得还好吧,要不是她咄咄逼人咱们也不会那样,总的来说,应该是她咎由自取,再说一个玩笑而已,没有过分不过分吧”。

    我看向阿b,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阿b愣了愣,说道:“现在想来,觉得稍微有点过。不过,阿飞说的也有道理,咱们也属于被迫无奈。对了,忘和你说正事了,让你看第三排的美女,你非要看第二排的,你命中活该有这么一劫。我们让你看的那位,叫陶文雅,你听听人家那名字,听着就让人如浴春风。而第二排那位呢,叫刘亚男。你听听,不用见人,就冲这名字,你就知道是一位什么样的主了”。

    “刘亚男,刘亚男”我轻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阿龙,咱们的目标是陶文雅,那可是校花级的角色,她是我们的菜。那刘亚男什么都不是,又野蛮又跋扈,不会一点冲突你就喜欢上她了吧?你小子口味够重的啊。”阿飞劝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跟什么啊,我的菜不是什么陶文雅,也不是什么刘亚男,我的菜在食堂呢。我是觉得这样对一个女孩子,有损咱们三剑客的匪名”。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阿b问道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扔下一块钱给老板,“男人做事,当顶天立地,错就是错,对就是对。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!”

    耳后传来两人的叫声,这一刻,我觉得自己就是杨过一样的侠士。;